少又不甘,多又嫌烦,哪有恰到好处的陪伴。

我是檐上三寸雪,你是人间惊鸿客。


妈妈说过,不要早恋,你现在谈的,以后都是别人的老公,我一听,哎哟,别人的老公,想想就刺激。

国家怎么没拿你的脸皮去研究仿弹衣呢?

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她,精致的五官,美丽的脸庞,纯洁干净的气息,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,那天妈妈告诉我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,这叫镜子。

跌倒了,爬起来再哭。

别人都是为怎么挣钱而发愁,我却是为怎么花钱而发愁:两百块钱怎么能花到下月十号呢。

若干年后,墓碑上只刻二维码,路过时拿出手机扫一扫,一生的故事就出来了:爱过谁,恨过谁,还牵挂着谁,简称:扫墓。

道理我都懂,可是听到别人喊美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回头。

上天在赐于我门青春的同时也赐予了咱们青春痘。

和上司说美话,和下属说丑话,和老婆说谎话,和情人说瞎话,和熟人说笑话,和生人说鬼话。

这么多年一直在等幸福来敲门,可是一直不见它的踪影,是不是我家住太远了。

一到这季节,女人就容易得三种病:觉得自己去年买的衣服都特丑的病;觉得自己衣柜里总少了一件衣服的病;觉得自己去年就是裸奔过来的病。

来源:本文由题略文学原创撰写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